当前位置: 首页> 短片散文




梦里泪落知多少

发布时间:20-06-19

Ω

梦里泪落知多少

这些年来,我总抱着一种愧疚的心情,静静的站在一排又一排的柳树下,究其缘由,那是因为,故乡的搭车处就在村口的柳树下.在断断续续的回忆里,总能清晰的记得母亲每次送我时的情形,怎么也排遣不掉,但我却又很难将他们切实的抓住.唉,这难道很遥▂▃▅▆█远了◙吗?不,☆这不过是近几年Ⅷ的事.

二零☼一零年,我到县城去读高$中.从那▕时起,母亲送我时的情形,就烙在了心底┖.做了三年的游客,经历的多了,▓也便感觉到,车子离开的时候,也是自己最委屈的时候.背负着┙这种委屈,默默地看着车窗外,把那不愿吃的委屈苦一次又一次的品尝着.逢到这时候,心底总忽起一个念头ф,真想走▒上前去,告诉司机,我不走了.

三年的高中生活悄然而逝,过完了,一切便〆烟消云散了,而那送别时的情形⊙,都在心底,都在记忆深处贮藏.怀乡病,思母病,这↕或许是一切委屈的始源.也许,一个怀乡者,夜,没有他安憩的睡眠;一个思母者,心,已不是他的.

我选择了离家最近的省城去读大学,孤零零的一个人,又将走离家更远的路,又会有更大的委屈.或许,这委屈,是∞母亲深爱她儿的结果,深爱着,离别时便有了难安与不舍.所谓前程后路,离别是注定┄┅的轨迹,看来尽在™这里.

今夜回想起离乡时的场面,▐大致相同.╱╲车子离开的时候,总不敢回头,每次都狠狠地将头拧过去,不看车窗外й的故土,不看母亲的面█容,ミ想让这一切不再牵肠挂肚,不再委屈绵绵------深夜Ψ想家的境况,比以前更为浓烈θ,幼时的场面,一遍又一遍的接着来,想着母亲是否还在做着针线活,这个受尽苦难的妇女,何时才能得Σ到幸福------强闭着眼,心里毛*毛的,总是睡不着,宿舍楼下亮着密密的灯,我被╟比的碎小不堪.今夜,我如何安眠Ⅸ.

学校院子里的柳条绽开了绿芽,乡思浓浓的压上心头,令人『无法↖排解,先前的委屈感如影随行,使我这万里之外的游子心里颇不宁静,看来,这‖|一切是┝心性所致.站在树下,呆了半天.但是,真像一个奇迹似的,母亲送我的场面那夜又出现在了我的梦┍里.就这样◎,在现实和幻☺☻想之Ⅳ间,我的思想挣▨扎〦着.

梦醒了‥∝,我端坐了起来.天还未亮,不管怎样,应该写篇怀乡的文章,让这乡思之情得以寄托.今夜就不写了,流了那么多泪------

 

上一篇: 骑行者之歌
下一篇: 没有应该获得的成功 只有不肯放弃的梦想